抖音快手上的游戏视频会侵权吗?专家们谈了这些看法

抖音快手上的游戏视频会侵权吗?专家们谈了这些看法
原标题:抖音快手上的游戏视频会侵权吗?专家们谈了这些看法
  记者 | 徐诗琪
  玩家在短视频平台上传游戏视频,什么情况下会造成侵权?平台方对侵权行为有连带责任吗?合理使用与侵权的界限又如何界定?
  中国游戏产业发展近30年,经历了形式、载体等的多种变化,市场规模越来越大,人们的版权意识也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。而直播与短视频的兴起,让越来越多细致而复杂的新问题出现,拷问着这个行业,版权保护刻不容缓。
  在2020年游戏产业年会上,16年来首次举办了游戏版权保护分论坛,行业人士与专家们共同针对游戏版权保护进行了探讨。
  根据最新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数据,今年我国游戏用户规模逾6.6亿人,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786.87亿元,增速同比提高13.05个百分点。而游戏版权份额占到了网络版权整体的四分之一。
  平台对于版权保护的意识越来越强烈。去年,B站以8亿人民币买下3年英雄联盟中国的独家直播权,就是一个代表性例子。
  游戏版权,指游戏著作权。此前,法律上对游戏著作权的保护主要针对游戏代码,其可以申请软件著作权登记。但游戏实际上还包括了画面、音乐、设计等要素,特别是目前许多手游以售卖游戏人物、道具为盈利核心,这造成了著作权判定的困难。
  而基于游戏画面的网络游戏直播和短视频内容,让判定的链条更长也更多元,业内有多方声音,具体到法律实践上也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。
  “由于以游戏为中心所衍生出来的角色形象、背景音乐、游戏直播等游戏衍生品都是游戏版权保护的新增长点,多种内容和服务形式融合并存,让游戏版权的生态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和难断。”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、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在论坛发言称。
  一个典型的案例来自2014年网易起诉YY游戏直播与录播《梦幻西游》,前者认为华多公司(当时YY游戏的运营主体)侵害了网易的著作权。本案历时5年,终于在2019年宣判。法院审理认为,网络游戏连续动态画面整体构成“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”,应获《著作权法》保护,直播平台华多公司未经网易授权直播《梦幻西游2》游戏内容,并从直播业务中抽成获利,已直接侵害网易公司著作权,判华多公司赔偿网易2000万元。
  2019年腾讯诉今日头条的例子也是如此。西瓜视频App招募、组织主播直播《王者荣耀》内容未获授权,法院裁定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立即停止“西瓜视频”App直播《王者荣耀》游戏内容。
  不过,随着11月11日《著作权法》最新修订版的发布,许多事情将迎来变化。原先游戏或其衍生品可能被归类于“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”。在这一版法律中,作品的定义被大大放宽,统一命名为“视听作品”,小到短视频,大到电影、电视剧都符合该定义,这给裁定关于直播与短视频游戏版权侵权问题带来了法律依据。
  修订还将广播权的行使方式扩充为“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公开传播或者转播”,将互联网直播行为纳入了广播权的规制范畴,厘清了广播权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界限。
  “总体来看,新的《著作权法》回应了目前我们现在最迫切的行业需求,对我们游戏产业提供了与时俱进的法律法规的保障。”唐贾军表示。
  针对近期争议较多的短视频游戏侵权问题,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副院长丛立先结合最新的《著作权法》,做出了一些解释。
  他表示,短视频游戏内容分为适当引用和侵权两种情况,而判断二者归属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例如,某款游戏在短视频中是一个简单的事实素材,则符合“适当引用”。而侵权的种类和形态更多,例如,引用游戏中知名的人物形象,该人物形象单独构成了美术作品,可能就会构成侵权。
  至于如何界定适当引用,丛立先说,新《著作权法》强调了“三步检验法”:一,在特殊情况下;二,不与作品的正常利用相冲突;三,没有不合理的损害著作权人的利益。此外,美国对此也有一个非常成熟的考量方法叫做“4个要素”,在实际判定时也可参考。
  “版权侵权,并不因为短视频它短,就享受着特殊的照顾。”丛立先接受采访时多次强调。
  关于网络游戏主播与直播平台,丛立先还表示,二者都应在获得游戏作品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,才可以对游戏内容进行商业使用。“主播与直播平台在没有获得许可情况下,使用游戏作品内容,主播是直接提供作品的侵权行为,平台根据其参与程度,有可能构成共同侵权或帮助侵权。”
  当前,已经有许多新兴技术已经被用在游戏版权保护中,例如可溯源不可篡改的区块链技术,视频指纹、图像视频模式识别等技术,给侵权行为的判定带来许多方便。未来,想要真正完善短视频以及新兴平台的游戏版权生态,还需要法律、行业、用户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邓健